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四大行重回躺着挣钱的时代,日赚24亿的背后危险在哪里?

2018-04-05

四大行重回躺着挣钱的时代,日赚24亿的背后危险在哪里?

2018-04-04 07:36来源:江瀚视野银行/贷款/四大

原标题:四大行重回躺着挣钱的时代,日赚24亿的背后危险在哪里?

最近一段时间,如果要问中国金融市场到底谁过的最开心,那么无疑是四大商业银行了,随着三月底四月初,国有四大商业银行齐齐发布年度报告,成绩单可谓是亮眼异常,至2017年末,四大银行的资产总规模为88.73万亿元,净利润总额约为9092亿元,日均利润24.9亿元,几乎所有数据都比2016年有了较好的提升,看到如此亮眼的成绩单,我们是不是需要问问商业银行躺着赚钱的时代又回来了?银行业的危机到底在哪里?

一、商业银行重回躺着赚钱的时代?

看着四大行的成绩单,几乎所有朋友都会为这么好的一个成绩所震惊不已,作为中国金融业核心中核心,商业银行的成绩可谓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中国金融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着商业银行的业绩好坏,所以此次四大行的成绩单公布也吸引着几乎所有人的眼球。

一是从净利润来看,2017年,中国工商银行以2875亿元的净利润排名第一,比上年增长3%,净利润总量保持全球银行业最好水平。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也分别实现净利润2436亿元、1931亿元和1724亿元。过去一年,中国四大银行的净利润增幅大幅回升,与2016年净利润增幅最低仅0.5%、最高为2.58%相比,2017年四大银行净利润增幅均在3%以上,最高的农业银行实现同比增长4.9%。

二是从不良贷款来看,四大行的不良贷款比例集体下降可谓是这么多年来的少有,特别是中国农业银行更是实现了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的集体双降,这样的成绩虽然还有着不良贷款余额7658亿元的较大绝对数,但是大家也都可以相信,不良贷款在中国商业银行来看基本上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四大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保持在1.45%至1.81%之间的较低水平。

三是从收入来源来看,在商业银行的主要营收来源中,中国银行去年实现利息净收入3384亿元,同比增长10.57%。这一现象在其他三家大行也均有体现。2017年,工行、建行、农行利息净收入分别达5221亿元、4525亿元、4419亿元,同比增长10.65%、8.3%、11%,较上年大幅改善。

看到这样的成绩单,让大家不禁想问当年民生银行行长说的:“银行业都是在躺着挣钱,我们赚了多少钱都不敢说了。”的那句话似乎还犹在耳边,难道商业银行真的又回到躺着挣钱的好日子上了?

二、赚钱背后的危险到底是什么?

看到商业银行的业绩如此优秀,面对着商业银行强悍的赚钱能力,相信所有人都不得不佩服中国银行业的厉害,在各个产业都处于一个较为艰难的转型时期的时候,商业银行为啥业绩会好成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瞠目。在我们看到一片红色的商业银行成绩单的时候,我们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关键的数据,这就是商业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却是在下降的。

举例来说,工商银行2017年非利息收入1536亿元,同比减少163亿元,下降幅度为9.6%,占营业收入比重22.7%。其中,手续费以及佣金净收入为1396亿元,下降3.7%,其他非利息收益140亿元,同比下降43.9%。农业银行手续费以及佣金净收入大幅度降低,2017年,农业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29.03亿元,较上年减少180.32亿元,下降19.8%。其中,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111.13亿元,较上年减少56.02亿元,下降33.5%。建设银行 降幅也不容小觑。2017年建设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177.98亿元,同比减少0.60%;其他非利息收入514.05亿元,同比减少25.26%。中国银行非利息收入降幅也非常惊人,中国银行2017年非利息收入1453.72亿元,同比下降19.06%。非利息收入占比从2016年的36.72%下降到去年的29.98%。

所有了解商业银行业务模式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商业银行的主要业务模式可以分为存贷汇三大业务类型,其中存款业务和贷款业务为利息收入的主要来源,贷款业务获得的利息收入减去存款业务所支付的利息成本,最终所得的存贷利差成为了商业银行重要的业务收入来源。另一种则是非利息收入,也就是除了存款、贷款之外的业务收入来源。

长期以来,中国的商业银行就存在着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就是对于利差收入的过度依赖,所以从2015年开始,各家商业银行都在不断增加中间业务的收入比例,期待通过中间业务的发展能够摆脱自己对于存贷利差的过度依赖,然而三年多快四年过去了,商业银行的互联网化、综合金融化业务不断发展,但是作为商业银行的老大哥,四大行的业务不仅没能实现非息差收入的增长,反而出现了利息收入的激增以及非利息收入的大比例下降,这其实不得不让人担忧了。

这代表的是商业银行不仅没能实现自身业务的转型,反而更加依赖于原先的传统业务,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的是,存贷利差收入的增加是2017年的一些非常特殊的情况所导致的,一方面,在存款领域,原先与商业银行大量争夺存款的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在2017年实现了较大的战略收缩,仅以余额宝为例,其最高限额从100万降到了25万再降到了10万,其业务限额也不断提升,到了2018年更是直接限购,这让争夺商业银行存款的竞争对手不断减少。另一方面,在贷款领域,2017年出现了各类贷款利率的上扬,不少城市的房贷利率直接上浮了20%甚至更多,而各种商业贷款的利率也是在上行的过程中,存款竞争的减少,贷款利率的增加,在这两大因素的影响下,商业银行利息收入的增加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然而这个事情能否持续呢?

所有人都知道,商业银行原先粗放的高度依赖于息差收入的业务模式正在日益难以为继,如今的增长不过是在特殊政策和保护下的一种回光返照而已,一旦这种保护减少或者取消了之后,商业银行还有多少能力能够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呢?

正所谓居安思危,商业银行现在恐怕不能被眼前的利润增长所麻痹,一定要明白商业银行转型不仅没能取得实质性突破,甚至还在走回头路,这一点需要各家银行警惕。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首发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