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以战止战”的同时“苦修内功,扩大开放”

2018-04-05

“以战止战”的同时“苦修内功,扩大开放”——《财经智库》召开中美经贸关系专家研讨会

2018-04-04 21:40来源:财经智库CASS战略/贸易战

原标题:“以战止战”的同时“苦修内功,扩大开放”——《财经智库》召开中美经贸关系专家研讨会

20184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经智库》主办的中美经贸关系专家研讨会成功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对外经贸大学、恒大研究院等多名专家学者分别就最近中美贸易争端问题的历史脉络、根本动机以及中国的应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所长、《财经智库》主编何德旭研究员致辞,《财经智库》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杨志勇研究员主持会议。

图1 中美经贸关系研讨会现场

图2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财经智库》主编何德旭

图3 《财经智库》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杨志勇研究员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鞠建东教授从“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防止,四个任务,五项措施”对此次中美贸易争端进行了深入的剖析。鞠教授认为此次贸易争端的核心是增长问题,是以遏制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为中心的行业发展问题。对于中美贸易,中国要坚持战略上合作共赢,战术上“竞争对抗、以战止战”。既要防止在战术上轻视退让,又要防止在战略上的情绪化的过渡反应,看不到中美具有广泛的合作基础和共同利益,防止偏离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大局。未来中国应该坚持推动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迅速发展,推动全球治理体系的重构,推动开放新战略,推动国际货币新体系的重构。

图4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鞠建东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冯明博士指出,中国每年有57%的出口是来源于合资企业,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就是美国的企业或者说美国的资本,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中美经贸关系的问题应该放在全球化下资本跨国配制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来讨论问题。

图5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冯明博士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符大海副教授采用对战“西洋拳”形象地描述了此次中美贸易争端问题。符教授认为中国政府不应该由于贸易战而中断国内的结构性改革,而是应该以扩大改革开放,加快国内产业升级来主动融入世界经济,另外一方面对外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区域生产链,积极维护东盟与欧盟关系。我们应该客观地去看待中美贸易战,不能低估美国政府解决贸易逆差的决心,中美贸易战将会是一场持久战,并且有扩大到政治和金融领域扩大化的趋势。

图6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符大海副院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李双双博士在梳理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中美经贸关系演变和其经贸关系演变背后政治经济逻辑的基础上,对此次301调查的特征进行分析。李双双博士认为301调查只是个开始,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继续升级。中国政府应该积极反击,同时扩大对其他国家开放,比如对欧洲、日本先进的国家更加开放,对内加快自身改革。

7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李双双博士

恒大经济研究院罗志恒高级研究员谈论了两方面内容,一是从政治经济角度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和中美贸易关系,二是中国如何应对问题。罗志恒研究员指出从全球类似贸易战的基本情况来看,其背后都反映了三个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关系,第一个是对抗竞争关系,如英国和德国,第二个是美国和英国的关系,他们之间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战争,第三种就是类似现在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中国短期还是应该采取以战止战的方式,但中长期来看,中国还是应该坚持改革开放,做好自己的事情。

8 恒大经济研究院罗志恒高级研究员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系马弘副教授通过对收集的一些中美贸易数据的解读,指出中美之间贸易冲突不可避免,而且会长期存在。现在并不是中美贸易最失衡的时期,因此美国此次发动的301调查政治动机大过经济动机。而从历次中美贸易冲突的过程来看,每次贸易冲突都是以中国采取部分让步,实行更为开放的政策结尾,结果却是中国变得更好,更强。因此,在中美贸易冲突已经变成常态情况下,以战止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从开放的角度去应对,我们应该正确判断美国诉求是否有合理的地方,跳出中美贸易冲突来看国际经贸规则和治理体系的重构。

图9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系马弘副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倪红福副研究员从全球产业链的视角解读此次中美贸易冲突。倪红福副研究员指出,目前看到的主要贸易数据均来自海关统计,这些数据无法判断产品背后的价值来源,如果对增加值贸易测算的话,中美贸易逆差就会大幅减少。因此,中美的贸易战其实是全球的贸易战。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倪红福副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汪川副研究员认为要化解中美贸易摩擦,未来得切入点可能是在服务贸易。服务贸易中国对美国是逆差,美国对中国是顺差,而在服务贸易里面以金融业为代表。中国该借助中美贸易谈判的契机进一步降低外资金融业的准入门槛,尤其是降低或者是部分取消外资金融业持股比例的限制,加快金融业的对外开放。

11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汪川副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